Nexus 7 Tablet

As I am about to order my Nexus 7 Tablet by Google and Asus after trying it a few times in store, all I can say is it is amazing yet super cheap. It is so cheap that I was literally going to buy it on impulse without doing any research, but then I thought … More Nexus 7 Tablet

A good article.

解码张士平 中国周刊:中国周刊记者 张友红 山东报道  发布时间:2012-07-10 15:44:04 6月15日,山东省滨州市邹平县魏桥镇。一个再平常不过的下午。     汽车和电动车挤满了镇中心约20米宽的马路。穿着蓝色制服,或者拎着黄色头盔的工人穿插在拥挤的车流中,鸣笛声和空气中的热浪上下起伏。路两边堆满了小摊,各种小吃冒着热腾腾的蒸汽,还伴着抑扬顿挫的吆喝声。     场景像极了八九十年代城市里的大国企散工后的场景。只不过,这是2012年,一个小镇上的厂区。     这里是魏桥创业集团的一个普通厂区。也是张士平经营的工厂王国里一个最普通的角落。他的整个集团号称有十六万员工,下有四个生产基地(还有一个在建),十几个纺织工厂,近十个电厂(其中一个在建),八个铝厂。     这里有医院,“小病感冒的,几块钱就能看好,比政府的医院便宜很多。”也有幼儿园,“是县里规格最高的,按照省级标准建的。”这里的员工只要工作满五年,要结婚就可廉价买一套房子。     这个王国的家长张士平一直低调,直至2011年以300亿元的家族资产被胡润百富榜评为“山东首富”。     今年,他自建电网的电价比国家电网便宜一半的新闻传开后,他的大名开始被外界广为传播。 扛棉包     《中国周刊》记者到魏桥镇的当天,镇上的人都在讲同一件事,“几天前,张钝河过世了。县里来了很多小轿车,篮球场都停满了。”     人们对这个89岁的老头儿如此关注,是因为他是张士平的父亲。在前几年,村镇的大街上,人们经常看到这个老头儿,“蹬个小三轮,戴着席帽子转悠。赶集就买个大南瓜。”     村头同辈份的人和他开玩笑,“你儿子能了(本事大了),你也直起来了。”“我不直,直起来倒了怎么办,哪天倒台了呢。该咋着咋着。”     在张士平的堂叔张钝水看来,“张士平能有今天,与家教也有关。”他对记者说,张钝河很简朴,从不喝酒,还给儿女们制订了家规,第一条就是,“我说什么都得听我的。”     刚开始工作那会,张士平每个月的工资也会先交给父亲,再由父亲从中拿出点给他当零花钱。     张士平完小毕业后,就进了位于镇上的县属第五油棉厂。工作是扛棉包,一袋一百斤的棉包,每天扛几十袋。后来张士平做到了厂长,工资涨到70块,老父亲依旧每个月按点收工资。这个传统直到张士平娶了媳妇才算终止。     在魏桥开饭店的一个老板比张士平小一个辈分。早年,他的父亲和张士平是同学和同事。他父亲至今还在念叨,“俩人都在油棉厂扛棉包,后来‘文化大革命’被赶回家,再让去,我死活不去了,觉得被赶出来不受待见。张士平啥话也没有,扛起被褥就回去了。”     回去继续扛棉包的张士平,很快被老厂长看好,提拔为厂里消防队的队长,而后车间主任,副厂长。1981年,张士平一路升到厂长。     当时的第五油棉厂还是县供销社下面的小厂,唯一的业务就是榨棉籽油。邹平县乃至滨州市盛产棉花,油棉厂很多。     上任厂长不久,魏桥村的人慢慢觉得,这个厂长张士平有点不一样。     张钝水当了四十年的魏桥村村委书记,村子位于镇上,紧挨着油棉厂。他对《中国周刊》记者回忆说,有一年村里大旱,村委的柴油发动机坏了,抽不了水浇不了地,庄稼旱得不行。村里人找到位于镇上的油棉厂借机器。厂里没人敢外借。对于油棉厂而言,消防是最重要的事,厂里仅有一个消防车里安装了柴油发动机,一旦遇到火灾,机器不在家等于破坏国家财产。     双方堵在厂门口,纠缠了半天,谁都不让。张士平回来了。“借!拿去吧。”没五分钟,张钝水等五六个村民就开着消防车回村了。     张钝水至今感慨“张士平是敢,胆子也大。后来,人家厂里就没要这个机器,直接送给村里了。他们申请经费又买了一台。会办事啊!作为县里的油棉厂和俺们村挨着,总要搞好关系”。     上任厂长第一年,张士平做出了“从外省调种子扩大生产”的决定。这是油棉厂第一次有“外货”。之前,都是靠收当地的棉籽生产。也就在那一年,油棉厂完成了93万元的纳税“巨资” ,小棉厂成了全国供销系统效益最好的企业之一。     张士平第一次出名了。     王果刚,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副会长、中国纱线网主编,是为数极少的专访过张士平的人。张士平曾对王果刚说,“85年我们单位接待室的各种荣誉镜框都摞起来了。87年到88年,商业部要在全国棉花加工行业搞一个国家标准。没选魏桥,是因为魏桥指标完成得太好了,没法学,不具有普遍性。”     王果刚也经营着一家棉纺厂。他经常和张士平一起开会,“张士平办公室很简单,也不大。简洁,干净。对物质追求不是不高,是很低。他应该没有戴名贵的表,不然我应该会注意。穿衣服也很简单,没有名牌。”张士平的堂叔张钝水说,至今,张士平都爱吃玉米窝窝。     … More A good article.

Sources of Income for Investors and Speculators

As far as I can see, there are two main types of income sources for investors, namely dividends and capital gains. However capital gains have two sub-categories. The first is the profits from undervaluation to fair valuation, which investors deserve to gain due to his/her own due diligence and analysis. The second category is from … More Sources of Income for Investors and Speculators

Ju Teng International 3336.HK Positive Profit Alert

This positive profit alert actually came earlier than what I expected. While there is only scant detail on this now, seeing the founder and his spouse  putting big cash into their company is a sign that the company is not doing too badly, at least. Immediately after the announcement, some people asked these financial commentators … More Ju Teng International 3336.HK Positive Profit Alert

Portfolio 7/1/2012

  07/01/2012             Name/名稱 Stock code/編碼 Average purchase price/平均買入價 (HKD) Share price/股價 (HKD) Change/變動 NAV/資產淨值 (HKD) % of portfolio/組合比例 Weiqiao Textile/魏橋紡織 2698.HK $4.971 $2.860 -42.47% $0.2028 19.25% AUPU Group/奧普集團 477.HK $0.643 $0.630 -2.02% $0.1924 18.27% Ju Teng Int’l/巨騰國際 3336.HK $1.591 $2.190 37.65% $0.2866 27.22% China Ting/華鼎控股 3398.HK $0.520 $0.450 -13.46% … More Portfolio 7/1/2012